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谁家的白毛在发疯,大猫猎捕,阿,彩虹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监狱性奴的日子盛林栖过够了,必须逃,尽快逃。就是今天上午,周三上午,没有更好的时机。

每周三上午九点,石海一监的这几所建筑里,上到狱长下到看守,所有注意力和呼吸都会守在那间小而隔绝的访谈室铁门外。那名心理医生坚持要与这座重监中最为病态躁郁的犯人们,一对一,面对面,就在这间与世隔绝的访谈室中进行某些名为治疗的活动。是时医生手无寸铁,囚犯全无束缚,狱长则带着医护守在不远处严阵以待。

医生本不必手无寸铁,囚犯也不必全无束缚,如此情境只因医生自己坚持。盛林栖觉得那名心理医生自己就是个精神病。人们不会费心把肮脏恶臭的垃圾一点点挑开,还期待它们能变得干净,而监狱,康复所和精神病院就是社会的垃圾场。

但不论如何,他都给自己带来了近两小时的监管真空。眼下,囚犯们已被牢牢锁在分配的号房中严加戒备,她们这些奴隶却只被集体关了在从外反锁的“游戏室”里。看看身边半死不活的同胞们,盛林栖觉得放松警惕也不是谁的错。

十五分钟后,盛林栖已摸到了监狱主建筑的前厅。计划是持刀挟持一名看守刷卡打开狱门,击昏他后走人,潜藏在停车场随便哪辆车的后备箱里,等待被渡出。盛林栖把刀架在矮个儿看守的脖子上,逼迫这个抖如筛糠的可怜人刷开前厅的观景窗。目前为止一切顺利,但盛林栖心慌得恶心。

就在她心焦如焚的当口,背后传来“咔哒”的脚步声,盛林栖脑子里一片轰鸣。

徐白岩计划要见的囚犯发了急病,治疗被迫临时取消。因为他是重要的客人,周狱长亲自送他出门,二人并肩穿过长廊来到前厅,看守的队列跟在其后。迎面撞见盛林栖持刀挟持看守开窗。

盛林栖此时无奈只好变计。但剩下能做的又有什么呢?她转过身来,将看守的身体挡在自己的前面。

语言在这一刻是无效的:周狱长起码有三种稳妥的解决方案,没有一种涉及沟通;盛林栖的所求昭然明显,词句只会泄露软弱,降低其姿态的力度。法律连同阶级竖起巍然的铁壁,周狱长打开通讯器,低喃命令看守将所有奴隶都带到这间前厅;生命的空间被不断压缩,盛林栖只能攥紧小刀的柄,在铜墙铁壁间寻找一扑可破的漏洞。

也许一分钟,绝不超过两分钟——奴隶们已在前厅的中央部分排排跪好,安静而流畅。周狱长侧瞟了一眼,看守就摘下腰侧的卡刷开了前厅一侧的观景窗。春日白梨亲切温柔,徐白岩越过树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首页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星火

神谕谕谕87

快穿:天天都在修罗场

樱桃子

调教成爱(高H 1v1)

木舟舟

00短篇集

乙荤

恶女的茶会

爱慕(娱乐圈,H)

就爱吃肉